八方手机历史人物揭秘,蚩尤就是杨鲁:蚩尤、杨鲁考-西部苗族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5日 阅读:21 次

历史人物揭秘,蚩尤就是杨鲁:蚩尤、杨鲁考-西部苗族
蚩尤即杨鲁,张冠莫李戴:
蚩尤、杨鲁考
(贵州民族学院 文学院 ,贵州 贵阳 550025)
族古歌中有直接将杨鲁翻译成蚩尤的现象。目前在已知的苗族口碑古籍中,出现最多的人物是杨鲁,这一传说几乎在操苗语西部方言内的每一个次方言都有流传,只是由于语音的差异,音译有所差别。通过汉文献记载的史籍与苗族民间口碑资料的比较,结合西部方言的姓氏特征,笔者认为蚩尤与杨鲁可能就是一个人。
关键词:蚩尤;杨鲁;历史;研究
在中国历史上,汉文文献对蚩尤这一传说人物 多有记载。如《大戴礼记·用兵篇》载:“蚩尤,庶人之贪者也。或云蚩尤,古之诸侯。”《龙鱼河图》 载:“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余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造兵仗,威振天下。不仁不慈。黄帝行天下事,仰天而叹!天遣元女授黄帝兵信神符而令制服蚩尤。蚩尤归臣,因使镇兵以制八方刘彦红。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山 海经》载:“蚩尤作兵伐黄帝皇瓜 明月珰。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也,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以从大风雨。 黄帝乃令天女曰魃以止雨,遂杀蚩尤。”《史记》载:“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 为天子。”《世本》载:“蚩尤以金作兵器。”“蚩尤作五兵:戈、矛、戟、酋矛、夷矛。”等等。从上述汉文文献记载的有关蚩尤的传说可以看出,蚩尤与黄帝不仅是同一时代的传说人物,且各为不同的部落首领。

蚩尤为苗族世代相传的远古英雄,已被记入苗 族的历史,《史记· 五帝本纪》“正义”引孔安国曰:“九黎君号蚩尤是也。”后面的《吕氏春秋·荡并》、《经典释文·吕刑下》等,亦均称蚩尤是九黎之君。但在研究中发现,现存的汉文文献多以蚩尤之名居多,而民间流传的则以杨鲁之名为众,可以说杨鲁是目前流传于操苗语西部方言苗族地区最广泛的历 史传说人物。如流传于安顺一带的《古博杨鲁》载:“杨鲁原籍在哪里?江边海边是他的家乡。他来落脚在哪里?他来落脚在革勒革桑。后来是名城贵 阳。”[1]
古歌后来还叙述了杨鲁与外民族战争及迁徙的过程。流传于织金、普定、安顺一带的《戛董蒙 丈》载:“杨鲁子孙开辟了黑洋大箐,强弓硬弩誓把虎狼排,山隔水远难婚配,笙歌舞蹈比蜡彩,穿绸披蓑齐号召,自由念爱乐开怀,芦笙吹得山坡转,口弦悠悠动心怀。男情女愿成双对,不把一男一女甩,苗家婚嫁从此来。苗家世代永不改,酒歌丧歌 述历史,杨鲁子孙久常在,创业守土无数代,谁知耍略复仇无数次来,杨鲁子孙布满奶芭奶哪两岸,杨鲁岛巍巍耸立在安顺北门郊外。”[2]古歌主要叙述的是安顺苗族花山节的来历。古歌中的“奶芭奶哪”在苗语里指“清水河”和“红水河”,具体指的是什么河,无从考证杨蕙如,但说明苗族的先民曾在这里生息过。在四川南部苗族地区流传的《杨娄古仑》这样唱述:“事情有个起因,树木有个根本。吃肉不需用碗,喝酒不需用杯,吃肉不忘杨娄古仑礼律,喝酒别忘杨娄叶责规程。祖先受骗上当了,竖耳听分明呵!……杨娄古仑他住在啥地方?杨娄古仑他住在浑水岸;杨娄叶责他住在哪一处?杨娄叶责他住在黄水边。”[3]古歌后来叙述了杨娄古仑与柔耍柔吾发生战争,因战争失败投河自尽,最后变成天神,接受人们的敬奉。

在苗族民间,关于杨鲁的传说还有很多。例如,流传于清镇市一带苗族中的《央鲁开创“跳花场”》 叙述清镇市中八苗族的跳花场为央鲁开创,说央鲁少时武功最高,他有两个女儿,一叫姑丽克,一叫姑丽可。两人因在家摘了她们父亲的黄瓜吃,被咒要被老虎吃掉。后来央鲁只好在岛中砌了一间房子给她们住下,奏斗喽想念姑丽可,到岛上和她相谈,最后他们约会的暗号被老虎听见,老虎扮装成奏斗喽并说出暗号,害死了姑丽可,奏斗喽把老虎杀掉,为姑丽可报了仇。央鲁为找到奏斗喽,创设了跳花场,找到了奏斗喽,并把姑丽克许配给他。[4]
而流传于贵阳地区《苗族“四月八”的传说》载:“苗族 首领亚努带领苗族同胞反抗外来欺凌压迫,经过多 次斗争,终因寡不敌众,于农历四月初八这天牺牲 在嘉坝西(苗语)的黑石头一带(今喷水池邮电局 一带),后来鲁勒妹等苗族首领也先后战死在喷水池一带,这天也是农历四月初八……苗族同胞为崇拜民族英雄和祖先,每逢农历‘四月八’这一天,周边几十个县市区乡数以万计的苗族同胞都汇集到贵阳喷水池悼念本民族英雄和祖先。”[5]而这一带的苗族,在老人过世后要为其开路,并吟唱《祭魂曲》。《祭魂曲》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喂鸡》,第二部分是《上路》。《喂鸡》中的《叫鲁央禄》,叙述了这支苗族迁徙的历史经过。其迁徙路线为:乌围(原 居住地)——垓假扣、刚嘞——靶挂兵、靶斗鼓、靶簸深、堡冲——四穿(四川)——柜顿(贵定) ——六里(龙里)——嘎楼嘎桑(贵阳)——半边 坡——坝哨(石板哨)——拉给。[6]从迁徙的经过来看,越近越清晰,越远越模糊。古歌唱述央鲁原来住在乌围,后与吴所吴莫部落发生战争,最后战败被迫迁徙的历程。其故事情节与其他次方言大同小异。“叫鲁”是当地人对男性老人的尊称,“央鲁” 为人名。

从以上口碑文献可以发现,由于西部方言苗语方言土语比较多,语音差异比较大,对杨鲁这一历史传说人物的翻译,其音译也略有区别,有的译成杨鲁,有的译成杨娄,有的译成央鲁,有的译成亚鲁,有的译成亚努,等等,皆是语音差异音译的结果,其实应均为一人。
蚩尤与杨鲁为什么在汉文文献和苗族口碑文献 中存在如此大的区别,这是需要厘清的历史事实。杨鲁在苗族的口碑古籍中,有的写作Yangx Loul,有的写作 Yangx Lous,前者译作“杨鲁”,后者译作“杨娄”;麻山次方言则写作 Yangb Luf,而译作“亚鲁”,等等。在苗语中,Yangx 为姓氏,即“杨”, Loul、Lous、Luf 均为“老”之意,为尊称。众所周知,苗族过去没有汉姓,只有苗姓,且各方言的姓 氏也不尽相同。操苗语黔东方言的苗族姓氏为“子 父连名制”,如某甲名“工”,其父名为“宝”,子父 连名“工宝”,以此类推。而操苗语西部方言的苗族,则有自己的姓氏,为khuat dangs(即项姓),khuat chik (即罗姓),khuat rangs(即马姓),khuat jait(即李 姓),khuat vos(即王姓),khuat dlob(即陶姓),khuat maob(即熊姓),khuat nyangb(即张姓),khuat yeus (即杨姓)等等。
清“改土归流”以后,官府认为 “苗人多同名”应“各照祖先造册”,凡“不知本姓者,官立为姓,以便稽查”,这样在苗族地区才开始使用汉姓。然苗姓仍是他们认宗的主要依据之一。汉姓使用以后,有的地区就直接用苗语来翻译汉语 的姓氏。例如普定一带的苗族,在说杨姓时,直接 就用τσΗi33(羊),康姓直接就用 sa35(糠),英巴图马姓直接 就用 nen11(马),等等。在苗族民间超级逃亡犯,有“杨(羊)就是τσΗi33,τσΗi33 就是(羊)杨”之说。这样,Yangxluol(杨鲁)即“杨老人”之意。由此,“蚩尤”原意应为“罗老人”(大南山苗语)或“杨老人”(其他土 语),后来可能受汉文化的影响,τσΗi33(羊)——杨相通,人们在传承和演唱时,由于受汉文化的影 响,人们为图方便,就把“蚩尤”说成杨鲁了,这是一种情形。另一种情形可能是汉文献直接用苗语的音译记录。不管是哪一种情形,苗族口碑中的杨鲁与汉文献中的蚩尤就像双轨一样,在两种不同文 献版本中平衡延伸并传承着。但他们两者之间并不是没有关系八方手机,蚩尤与杨鲁可能为同一人,以致在一些苗族口碑古籍中,有的在翻译 Yangx Loul(s)时,就直接将Yangx Loul(s)译成蚩尤。例如流传于黔西县的《问竹卦》:

Ndox sib dangk touk id, 远古的时代,
Yangx Lous choub zox. 蚩尤喜欢唱。
Ndox sib dangk touk id, 远古时代呀,
Yangx Lous choub jit. 蚩尤想办法。[7]
……
从流传于苗族地区的口碑传说与汉文文献记载来看,战争几乎充斥着两种不同的文本。众所周知,在上古时期,诸部落部族并立,为争夺生存空间,发生战争是时有的事。正如周谷城所说:“中国的天然环境,自古以黄河的中下游及长江中下游这一带平原最为优良,所以古时诸部族的战争,常以这一带地方为对象。蒙文通先生著《古史甄微》,标举三个族:曰河洛族或黄族,曰江汉族或炎族,曰海岱族或泰族。……所谓河洛族,即我们所谓汉族;江汉族,即我们所谓苗族……”[8]并且认为,“汉族与苗族的战争,当以黄帝与蚩尤之战为最早,而最关重要”。[9]
对于汉族部落与苗族部落的战争,流传于四川南部的《四川苗族古歌》这样唱述:“杨娄古仑是哪里客?杨娄古仑他是地上客;杨娄叶责他是何 处人?杨娄叶责他是天下人。杨娄古仑他住在啥地方?杨娄古仑他住在浑水岸;杨娄叶责他住在哪一处?杨娄古仑他住在黄水边。……杨娄古仑种地在坡上,杨娄叶责种田在坝场,种得稻谷穗饱满,种得糯谷穗金黄。种得稻谷穗饱满,柔耍柔吾心不甘;种得糯谷穗金黄,柔耍柔吾起心肠。柔耍柔吾黑心肝,要把杨娄古仑骗;柔耍柔吾黑心肠,要让杨娄叶责亡。”于是,柔耍柔吾有一年要进行祭祀,就请杨娄古仑去当掌厨人,可谁知,柔耍柔吾祭祖的猪心贴在锅底,柔耍柔吾说是杨娄叶责偷吃了,把他按倒取其心代替猪心祭祖,“杨娄古仑肝欲崩,取下 钢刀手中捏;杨娄古仑心欲崩,取下弓箭在身吸血蚊成长记。杨娄古仑他们啊——要与柔耍柔吾拼命;柔耍柔吾他 们啊——要和杨娄古仑对阵。打斗下了湾,湾深与岩等,拼杀到河边,河水山般深”。经过长时间的战争,最后杨娄古仑战败投河而死,杨娄古仑死后,“柔耍柔吾来追赶,把妻儿老小撵得过山又过山,撵到遥远的地方来落脚;柔耍柔吾来追赶,把妻儿老小撵上又撵下,撵到遥远的地方无处找”。苗族先 民才进行长时间、远距离的迁徙阿炳的资料。流传于织金、普定等地的《古博杨鲁》说:“杨鲁原籍在哪里?江边海边是他的故乡。”杨鲁所居住之地,乃与古代文献所载的黄河流域相一致。

对于战争的起因,《史记·五帝本纪》述这一战争的原委曰:“轩辕之时,神农氏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轩辕乃修德用兵。……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汉文文献与苗族口碑资料虽各不相同,但所有内容则基本一致。如流传于大方一带的《战争与迁徙》载:“尤娄与沙陡开亲,尤娄沙陡把姻联。沙陡杀猪祭祖先,请尤娄去帮掌坛。沙家柴拣大坝里,沙家柴薪箐林捡。抬锅来把猪肉煮,炖煮猪肉用沙罐。沙家猪肝粘锅底,罐底和猪心相连。沙陡来给尤娄说:猪心你儿子偷吃,猪肝你女儿偷咽。尤娄九代不会偷,尤娄十代不会盗。听儿子偷猪心吃,闻女儿盗猪肝咽。尤娄握紧锋利刀,开女膛肚给他查,划女肚子给他看。尤娄举起锋利剑,破儿膛肚给他瞧,划儿肚子给他探。猪心不是女偷吃,猪肝不是儿盗咽。尤娄砸破 沙陡锅,猪心锅底紧紧连。尤娄摔了沙陡罐,猪肝 罐底紧紧粘。尤娄想起心好寒,去找沙陡把理判。沙陡不答假装憨。尤娄想到好寒心,去寻沙陡把理断,陡假装不答言。尤娄急忙回屋里,命大儿子领前军。尤娄匆匆回到家,令小儿子走后面。与沙陡打得天昏,和沙陡斗得地暗。尤娄前军像潮涌,尤娄后军似浪翻。烧了沙陡半座城,焚了沙陡街一半。沙陡逃到天脚下,沙陡躲到天边边。尤娄前军满天脚,尤娄后军遍天边。沙陡领兵打回来黑影君,沙陡率兵往后转。两军恶战浑水岸,两军血战黄水畔。尤娄口中喷云雾,沙陡前军纷纷散。尤娄口里喷烟雾,沙陡后军往回转。天黑漆漆不见亮,地黑黝黝路难探。沙陡想逃不见亮,沙陡欲跑路难判。沙陡兵马全消灭,只剩沙陡一人还。沙陡将士全死光,剩下沙陡孤单单。尤娄沙陡结下仇,沙陡尤娄播下冤。沙陡整兵重开来,沙陡率将重新战。人喊马嘶闹嚷嚷,灰尘半空滚滚翻。沙陡马嘴喷烈火,沙陡马眼冒火烟。天烧红了一大片,地烧焦了一大半。尤娄九斑龙打前,尤娄八花龙为先。洪水翻滚齐山顶,洪水滔滔齐山巅。沙陡烈火被扑灭,沙陡浓烟被驱散。又派雷公来助战,沙陡兵马全溃散。又放青鹰去助威,沙陡将士忙逃窜。尤娄沙陡战半年,沙陡 兵死九十九平原。尤娄沙陡打半载,沙陡将横九十九山川。沙陡左思心不死,沙陡右想心不甘。砍树 要连圪蔸拔,扯藤要连藤根断。沙陡要把尤娄灭,沙陡那时才心甘。沙陡要让尤娄亡,沙陡那时心才安。沙陡集天下将士,沙陡聚各地兵丁。前军顺着黄水来,后军开到浑水边。沙陡兵多像泥沙,沙陡将众如树叶。摆满九十九个坝,摆遍八十八处湾。派对花虎打前阵,遣双花豹走前面。踩得尤娄山冈崩,踏得尤娄岩山陷。尤娄九子守九方,尤娄八女挡八面。九个儿子领兵到,八位女儿到阵前。与沙 陡打得天昏,和沙陡斗得地暗。沙陡兵马多又多,沙陡将士众又众美绝兽寰。战事打了三年整,九个儿郎死八个。两军血战满三载,八个女将七人亡。尤娄那心像山垮,尤娄那心似岩坍。尤娄派黑鹰打前,啄瞎沙陡斑虎眼。尤娄令青鹰为先,啄掉沙陡虎眼睛。尤娄挥刀唰唰响,尤娄舞剑唰唰砍。沙陡斑虎齐腰斩,沙陡花虎劈两段。沙陡尤娄互追杀,尤娄沙陡相追砍。尤娄不放过沙陡,沙陡不轻饶尤娄。恶战黄水十二段,血战浑水十二湾。撵杀九十九个坝,追砍八十八道湾。尤娄不轻饶沙陡,沙陡不放过尤娄。战争打满了九载,战火延续了十年。黄水河里红彤彤,浑水河里红艳艳。尸横九十九平原,骨弃八十八山湾。尤娄没件好衣着,沙陡无件好衣穿南航财付通。尤娄精力消耗尽,沙陡力气损耗完。战争又打了七载,战争再战了七年孙菲菲被打。尤娄烧了沙陡九十九城,沙陡焚了尤娄八十八街。尤娄将士阵亡多,尤娄兵丁众殉难。……”[10]战争的结果,苗族先民以战败而告终,不得不进行迁徙。

在操苗语滇东北方言的苗族地区,还流传有《根 蚩耶老的故事》,这故事叙述根蚩耶老过去居住在湖泊地区,“红稗高粱熟得红彤彤,稻谷熟得黄爽爽,棉花开得白茫茫,处处高楼平地起,瓦房温暖有明亮”,后来根炎熬孜老带兵来侵占,“根蚩耶老兵马 抵挡不住,节节败退撤离家乡”。[11]
而流传于滇东北和黔西北苗族地区的《格耶爷老格蚩爷老》这样唱述:“过去的事现在还知道, 知道格耶爷老当年住在劳坞,老坞距笃纳伊莫十七里;也知道格蚩爷老当时住在劳锢,劳坞劳锢相距一百二十里。”“过去的事现在还知道,知道格炎敖孜老从蔡塞米弗地来,他们眼睁睁地盯住了劳坞,他们恶狠狠地要来争夺劳锢,他们要来侵占纳伊莫 平原。”“格蚩爷老站在高山上,呼风唤雨起狂涛;格蚩爷老念咒语,咒得格炎敖孜老的兵马成群倒。”[12]
在滇东北方言苗语中,“根”或者“格”都是苗语 [ki33]的音译,为前缀词,“蚩”是苗语[tRHS54]的音译,姓氏,乃杨姓;“耶老”为苗语[Yy11lao11]的音译,即老爷爷。连在一起,即“杨老爷爷”。由 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汉文文献记载的蚩尤,可能就是苗族口碑文献中出现的杨鲁(杨娄、亚鲁、亚 努)。为使读者便于理解,下面就汉文文献资料与苗族口碑资料比较如下:



从汉文献资料与苗族口碑资料的比较看,蚩尤和黄帝的战争与杨鲁和汉族(柔耍柔吾、沙陡)部 落的战争相当的一致,战争的经过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因此,笔者认为,古代汉文文献记载的“蚩尤”,可能就是操苗语西部方言苗族地区广为流传的传说人物“杨鲁”。至于杨鲁为什么没有写入苗族历史,应是因为当时的田野资料有限和研究未更深入所致。

注释:
[1][2]杨兴斋、杨华献:《苗族神话史诗选》,贵州民族出版2000年版,第151、184页.
[3]古玉林:《四川苗族古歌》,巴蜀书社1999年版,第312页。
[4]清镇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红枫湖畔的苗家》,贵州民族出版2001年版,第79页。
[5]花溪区苗学会:《花溪苗族》,内部资料2007年,第156页。
[6]清镇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祭魂曲》,贵州民族出版社1995年版。
[7]毕节地区民族事务局等:《黔西苗族古歌》,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 年版,第220页。
[8][9]周谷城:《中国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52、55 页。
[10]罗兴贵、项兴荣:《战争与迁徙》,《贵州民族报》,2009年11月26日。
[11]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西部苗族古歌》蔡万才,云南民族出版社1992年版,第197页。
[12]苗青:《西部民间文学作品选》,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年版,第85-87页。

(文章/《三峡论坛(三峡文学.理论版)2011年第06期杂志》;图片/来自网络)

花园苗寨 → 文化苗寨 → 产业苗寨 → 旅游苗寨 → 幸福苗寨
主 编:罗国锦
副主编:陶兴华 王旭东 张崇龙 杨 刚 胡吉云 王 刚 王大全 罗 坤
编 辑:王 琳 杨银象 张礼海 杨荣文 朱建平 杨儒翰 杨春海 罗福康
推介苗族历史文化,服务苗族地区脱贫小康。敬请持续关注,请扫描西部苗族公众号二维码。
征稿启事
本公众号发布平台,致力于苗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和宣传利用,服务苗族地区脱贫攻坚和小康建设。凡是涉及各地苗族历史文化的学术论文、新闻稿件、视频图片、民间故事、文学作品等等,均可在此发布。如有打赏,由本公众号管理者向作者转发50%作为稿酬,其余用于日常维护费用。欢迎广大读者积极赐稿。邮箱:2254570241@qq.com。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