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休息她说他“不是男人”,他却让她流血了......-每日情感故事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8日 阅读:21 次

她说他“不是男人”,他却让她流血了......-每日情感故事


秦棉以为,自己用一条腿能换来江城一颗心,却没想到,八年时间,她那颗炙热的心,硬生生被江城毁了。
被伤的鲜血淋漓……
…………
黑河图传。
眼前是肃穆的黑。
一场葬礼下来,心里除了悲伤,身体上更多的是疲惫。
秦棉安安静静坐在银白色的轮椅上,身上穿着一身黑衣,头上戴着一朵白色小花,脸色略显疲倦却又平静无比。
纤长手指下,是一份署好名字的离婚协议书……
“江城,我们离婚吧。”
秦棉睫毛轻轻眨了眨,很平静地将离婚协议书递给了面前站着的男人。
床头灯光微醺,窗外夜色渐渐浓重。
男人五官立体,高大清瘦,身上同样穿着黑色的丧服,一脸的疲惫。
“你说什么?你要离婚?”
江城额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眸子里染着冰冷,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空气低沉且压抑,处处透着沉重,让人窒息的沉重。
他死死盯着面前的女人,女人脸上除了平静还是平静,仿佛一潭死水,即便你用石块砸下去,也泛不起半分涟漪。
“对,我要离婚,罗惠美就现在。”
秦棉仍旧一脸平静恶灵中毒,她将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往前推了推,素白的手指有些苍白。
秦棉坐在轮椅上,只能仰起脸去看男人的脸,这张脸她已经看了八年了,八年里,他脸上的每一个毛孔,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秦棉看着这张脸,心底的痛一点一点牵扯着,像是裂开了无数口子一样,但她不会哭,这些年,眼泪都被黑夜吞噬的干干净净了,她再也不会为了他掉眼泪了。
五根手指紧紧捏着离婚协议。
她痴迷的爱着这个男人,可这个男人却不爱她。
这一段婚姻,更像是一个牢笼,禁锢着他同时也折磨着她。
她不想让自己在这场婚姻里变的更加狼狈,不想自己先被抛弃,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
“签字吧,明天一大早我会搬出去。”秦棉一双眼睛定定看着江城,无喜无悲。
八年婚姻,就在今天要结束了。
遗憾吗尖刀敢死队?
很遗憾。
遗憾这八年里,她从未享受过作为一个妻子的乐趣,而他,也从未履行过他做丈夫的权利。
心痛吗?
很心痛。
心痛这些年付出的爱情,在这一刻,终于全部都要丢掉了,从此以后,她连仅有的一个头衔——江太太,都不是了。
江城额上的青筋再次跳了跳,眼神冷冷看着秦棉,一字一句道,“秦棉,你别想了魔导英雄传,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
“为什么?”秦棉眼中瞬间流光溢彩,她扬着下巴紧紧盯着江城,有那么一刻,她多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这样一句话,“因为我爱你。”
只要他肯说爱她,哪怕只是骗骗她也好,即便这里是囚牢,她也会义无反顾留下。
可嘲讽的是,他看着她,吐字很清楚的说道,“因为我答应了我父亲,要照顾你一辈子,我是不会食言的。”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尖刺,深深的扎进了秦棉的心里头十一休息。
一颗心,血肉模糊……
秦棉双眼通红,仰头哈哈笑了一声,素白手指紧紧捏在一起,连额角青筋都爆了起来,她歇斯底里道,“江城,我告诉你,你父亲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达娃央宗,从今往后,你再也不必道貌岸然地说要对我负责,江城,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我受够了你的虚伪,受够了你的无情……”
秦棉两手紧紧抱着头巨野广电网,肩膀在剧烈的抖动着,她极力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字字喋血,“我不想成为你的责任,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责任,我不是责任……”
这牢笼,她一天都不想待下去了,再待下去,她会窒息……
她不想死在绝望里,更不想死在他面前。
江城浓黑的眉毛高高挑起,双眸阴鸷,死死盯着秦棉,“我是个男人,说过的话就绝对不会食言,既然我答应我父亲要照顾你一辈子,就一定会做到,秦棉,你要离婚,我不准。”
“够了,我再也不想听你说这些。”秦棉抬头,一双眼里里充满了绝望和愤怒,“江城,你对我就只有责任对吗?如果当年我没有在那场车祸中救你,如果我没有因为那场车祸而失去一条腿,你这一辈子就不会娶我,对不对?”
八年前的那场车祸,二十岁的她失去了一条腿。
二十岁的她,原本可以成为这个城市最好的芭蕾舞者,但她却为了自己最爱的人,心甘情愿的失去了一条腿……
她甚至以为,一场婚姻,总会是因为爱情。
毕竟她爱了江城那么多年,高中的初恋,大学的守候,一直到了这一次的奋不顾身……
她以为,他们之间该有爱情的……
如今看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是她太过天真,把自己活活困在了自己编织的爱情美梦里。
这一场天真,一连持续了八年。
八年里,江城即便和她同床共枕,也绝不会碰她一下……
那是何等的悲哀和无助。
秦棉紧咬下唇,死死盯着江城。
今晚,他们之间,必须有个了结。
“我再说一遍,我要离婚。”
江城忽然就动怒了,低下头,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
秦棉下巴上顿时一阵疼痛。
她倔强的缩着眸子看着江城。
江城面容绷的紧紧的,也死死盯着她,黑色西服透着一股阴冷气质,“我再说一次,我绝不会离婚。”
“那我也告诉你,我一定要离婚,就今天,就现在,立刻,马上。”
“我不签字……”
江城的气息一点点喷洒在秦棉的脸颊上,秦棉只觉得心都要裂开了。
他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折磨她?
既然不爱她,又何必将她禁锢在身边,占着江太太的位置?
这个男人,可真是狠。
难道非要将她折磨死,他才肯罢休?
秦棉心里的疼痛一点一点蔓延,眼眶中明明蓄满了眼泪,可就是倔强的不肯让泪水掉下来。
她忽然“呵”地笑了一声,恨恨道,“好啊,你不离婚是不是?行,江城幽灵虾,就现在,我要做你真正的妻子,就现在……”
江城听到秦棉这个要求,眸子忽然缩了一下,眼底是浓稠的黑……
只是很短暂的一个表情,落在秦棉眼里,她瞬间觉得自己要疯掉了。
看官马溶洞啊,他果然还是不想要她。
结婚到现在,他从未想过要她,她从来都不是他真正的妻子。
秦棉张狂的笑着,笑的眼泪差点掉出来,她声嘶力竭地大喊,“江城,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放我走,从此以后,你找你的幸福,我寻我的快乐,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更不需要你的同情,什么狗屁责任,统统都见鬼去吧,我不用你道貌岸然的为我负责任,我不需要,统统不需要……”
有东西从胸腔里砰一声爆裂开来,血淋淋的疼。
秦棉身体如筛糠一样剧烈颤抖着,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疯了,她真的疯了。
她最爱的男人,却用这种最残忍的方法来折磨她……
江城看着秦棉一点点疯狂,情绪也跟着一点点奔溃。
他一张脸绷的越来越紧,脸色越来越冷,手指忽然就那么绕到了她的身后,五根手指朝上,直直插进了她黑色的头发里。
他的身子越来越低,低到两张脸随时都可能碰撞在一起,低到呼吸相闻,低到她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眼中的怒火……
“你刚才说什么?秦棉,你再说一遍……”
江城另外一只大手牢牢捏着秦棉的下巴,浑身充满了戾气。
这样的江城,很可怕……
秦棉心痛的无以复加,眼里却满是倔强,她抬着下巴,一字一句道,“我说你不是男人,江城,你不是男人,从你娶我的那天开始,你就不再是男人了……”
江城两颊边的肌肉不自觉的抽动起来,两道浓眉紧紧拧在一起,手指的力度加强。
秦棉觉得下巴都要被江城捏碎了。
这个禽兽,混蛋……
“你再说一遍……”江城牙齿磨动,太阳穴突突跳着,显然是要气疯了。
秦棉疼的死死咬着下唇,太过用力,下唇甚至被咬出了血,口腔里都是浓重的血腥味道。
只不过说了一句他不是男人,他就承受不住了?
他可知道她这八年里都承受了什么?遭遇了什么?
“我说你不是男人,你不是男人,不是男人……”秦棉撕心裂肺的喊着,声音一阵嘶哑。
江城没有说话,只是倨傲的下巴紧紧绷着,粗粝的大手忽然就落到了她的腰上,毫不费力,一把将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
这个男人,周身像是裹挟着冷气一样,冰寒一点一点侵蚀着秦棉。
秦棉瞬间吓坏了,踢着一条腿,拼命挣扎,“江城,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你这个混蛋……”
江城绷着脸不说话,只是抱着她往床边走去。
他粗鲁的将她丢在了床上,手松动着脖子里的格子领带。
秦棉慌了,手指紧紧抓着床单谭君子,往后退,“江城,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江城紧绷着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他扯开了领带,扯开了衬衫,扯开了身上最后一丝丝防备……
秦棉浑身的血液直往头顶上翻涌,脸色惨白。
江城一张脸骤然在她面前放大,黑色的瞳孔紧紧将她锁定,那表情可怕极了。
他很恼火的说,“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好,我给你……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江城重重压在了秦棉的身上。
他大手撕扯着她身上的衣物,想被激怒的野兽一样。
直到身上最后一丝防备被江城撕扯开,秦棉才赤红着眼睛,怒吼了一声,“滚,你滚……江城,你这个禽兽……”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怎么?现在又让我滚开?”江城表情冷漠,忽然挺进秦棉的身体,像是野兽一样,疯狂的要着秦棉,“秦棉,你现在让我滚,不觉得晚了吗?”
秦棉瞪大眼睛,绝望的不断挣扎着,“江城,你这个禽兽,我恨你,我恨你…”
她要的不是这个。
她要的,只是他的爱……
江城紧绷着身体,粗暴的占有着她,没有爱,没有关心和安抚。
一下接着一下。
身体像是裂开了一道缝子,疼。
秦棉手指死死扯着雪白床单,她紧紧咬住了江城的肩头,口腔里充满了血腥味,像是要咬掉一块肉一样。
江城吃疼,却不肯停手……
血,顺着肩胛骨滴落……
终于,秦棉再也挣扎不动了,像是死了一样的承受着,眼角,有一滴泪慢慢滑落……
她终于成为他的女人了,却是以这样屈辱狼狈的方式……
夜,漆黑,像是弥散开来的曼陀罗一样,暧昧迷惑,却又是穿肠毒药。
江城披着一件睡袍站在窗边,他点了一根烟,烟头忽明忽暗。
秦棉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雪白毯子,睁着一双眼,一动不动。
身下很疼很疼,分裂的疼。
凌乱不堪的床单见证了刚才那一场粗暴的欢爱,那一抹落红如嗜血玫瑰一般绽放在雪白床单上。
秦棉嘴唇上全是血迹,有她自己的,也有江城的。
她像是死了一样躺着。
她曾无数次期待过要把自己交付给江城,要为他生儿育女,可从不是以这种方式。
现在的她,只感觉到恶心和虚无。
眼角有一滴泪滑落,她紧捏拳头,咬碎了牙齿,“江城,你这个禽兽……”
江城吐出一个烟圈,没有回头,一双眼睛看着窗外,语气冷淡,“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要的,我都给你了,不是吗?你还想要我怎样?”
秦棉紧咬牙关,忽然放声大笑,笑的眼泪齐飞,“我想要的?我想要什么你真的不懂吗?八年了,你真的不懂吗?”
江城没说话,又吐了一个烟圈。
秦棉忽然就坐起了身子,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站在窗边的江城,眼底一片赤红,“我要你爱我,你不知道吗?我要你一个承诺,你不知道吗?八年了,你给过我爱吗?我要的一品村姑,只是一句‘我爱你’,只是一个天长地久的承诺,可你,却不肯给我,一丝一毫都不肯给我,江城,你知道你对我有多残忍吗?我在你身边,活的就像是一个笑话,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秦棉心撕裂的疼。
她一手按住了胸口,连呼吸都觉得无比艰难。
她忍着泪,脱口而出,“江城,离婚吧,我们离婚吧,放过彼此不好吗?”
她要的,他全不肯给,她求的,更是得不到。
她不是贪心的人,只是想求自己的丈夫爱自己,有错吗?
可他却不肯爱她。
就连怜惜都没有。
“好,我爱你,这样够了吗?”江城蓦然转身,表情平静无比,这话轻飘飘从他口中说出来,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度,就那么冷冷砸向了她。
“呵……”秦棉听到这一句“我爱你,”忽然就扯着嘴角笑了荣格赵圆,并不是开心,只是痛极了,她只能笑,这个男人,为了不离婚,竟然连“我爱你”三个字都能说出口。
她的爱情,多么悲剧,多么荒凉,多么可笑。
“离婚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痛到了极点,秦棉反倒吼不出声音了,语气哀凉而无奈胡克尔,“是为了你们江氏企业的形象吗?江城,如果是这样,你大可不必担心,你召开记者发布会,我会和记者们说清楚,离婚是我主动提出来的,不是你,至于你父亲给我的那些股份,我可以给你一半……”
江城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恼火极了。
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他要的,他不是都给她了吗?
她还想怎样?
“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你休想……”
江城丢下这句话,转身去了浴室。
偌大的房里只剩下秦棉一人。
外面好像下雨了,冷……
秦棉木然地看向窗外,脸色苍白的可怕,她嘴里喃喃自语,“江城,你想要的,只是将我折磨死吗?”
身下疼的厉害,有黏湿的液体不断涌出来。
秦棉冷的发抖,嘴唇也褪去了血色。
秦棉紧紧抓着白色的毯子,小腹越来越疼,疼的额上满是汗水。
疼的她想大叫一声。
但她忍住了没叫出来。
八年了,她忍受过无数痛楚,每一次,她都告诉自己,只要撑下去,日子就一定会好起来的。
她不相信一天一天的相处,江城会无动于衷,他也是血肉之躯,总会有感情在吧?
但这只是她可笑的一厢情愿罢了。
她想,江城一定是石头做的吧,捂不热。
她其实很想坚持的。
但就在今天的葬礼上,她忽然收到了一叠照片,那叠照片让她蓦然明白,江城不是不暖刘冠希,只是暖的不是她而已。
这八年婚姻,只是一场笑话罢了。
而她可怜的爱情,也只是一场笑话罢了……
秦棉按着小腹,疼的天旋地转,猝不及防,倒在了床上……
江城洗完了澡,披着一条浴巾走了进来,刚进门,他就看到秦棉满头大汗的缩在床上,脸色苍白,很痛苦的样子。
江城一愣,大步上前,“你怎么了?那里疼?”
秦棉嘴唇一直在颤抖,额上的汗水越来越多陈彦铭。
下腹绞疼……
像是要死了一样。
她忍疼看着江城,并不说自己哪里疼,只是紧紧盯着他说,“江城,我们离婚吧,放我走不行吗?也放过你自己,我要的……不是责任,不是责任……”
江城瞬间脸色一冷尼飞比特,眉峰纠结在一起。
他看到秦棉的手一直按在小腹处。
大手一挥,一把扯开了秦棉身上的毯子,江城的瞳孔瞬间就缩紧了,他看到秦棉正在流血,那些血顺着双腿间不断往下流,触目惊心的红……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后续内容关注卫星号:每日情感故事,本文代号:35548
戳阅读原文,打开下一页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