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耗材她将老公推向情敌的床,只为结束这段无性婚姻。-爱在广东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1日 阅读:16 次

她将老公推向情敌的床,只为结束这段无性婚姻。-爱在广东



残忍的祝福
文:浪小妞
01
时隔三年,胡文没想到他还会见到自己的初恋李丹,而且还是在他家小区门口。
十月底的晚风已经有些凉爽,胡文和往常一样吃完饭就下来溜会狗。狗是棕色的泰迪,今年已经五岁多了,名字还是李丹取的——小麦。
小麦很乖,每次出来都会亦步亦趋的跟在胡文脚边,而胡文也从未给它戴过狗链。
这一天,刚出小区门口,小麦就猛的窜了出去,胡文皱了皱眉头,小跑着跟了上去。
跑过一个拐角,胡文一抬头就看到了眼前熟悉的人。
李丹一袭白色的连衣裙,外面是一件蓝色的牛仔外套,还是和以前一样齐肩的短发。小麦被她抱在怀里,正伸着舌头在她脸上舔舐。
她眼里的温柔,分明还和以前一样。
胡文有些诧异斗锦堂,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小麦居然还记得李丹,还是像以前那么亲热。
许久,他深深呼了口气,走了上去,看着李丹明亮的眸子,目光复杂。
“好久不见。”
李丹深深的看着他,紧抿着嘴唇,身子微微颤抖着。
“是啊,好久不见。”
胡文和李丹是在学校后街宠物店认识的,那时他们大二。
李丹是去宠物店给她的小泰迪看病妖道练气士,而胡文当时在那里兼职。
那天下着大雨,医生出去了,雨水淅沥沥的打在玻璃窗上。
胡文眼神温柔,认真的跟她讲着关于养宠物狗的常识。
而李丹嘴角上扬,看着眼前眉清目秀的男生,一时之间也忘了时间。
医生给泰迪看完病后,雨还在下,而李丹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
于是,胡文撑着伞,李丹怀里抱着那只叫小麦的泰迪走在他身旁迷情爱恋。
凉凉的雨水从他们的脚踝一直蔓延到心底。
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约定好等以后有钱了就一起开家宠物店。
毕业那年,胡文想去北京发展,而李丹爸妈死活不让她去北京。
李丹有跟她爸妈提起过胡文,他们觉得那个家里条件并不怎么好甚至还算差的男生根本给不了他们宝贝女儿幸福。
他们把李丹锁在了家里,防止她跟着胡文去北京。
有天吃完午后,李丹妈在洗碗,她爸在看电视,她什么都没带就只抱着小麦偷偷出了门,买好了票去了北京。
刚到北京的时候,李丹没想到租的房子那么小,空气那么差,每天挤地铁的人那么多。可是每次一看见胡文温柔的眼神,她就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养尊处优的李丹开始慢慢学着煮饭,做家务,吴春怡照顾胡文的同时,还要照顾着小麦。她相信一切都会变好。
可是,一个电话改变了一切。
胡文突然回了家乡,说家里有急事,过几天回来。李丹和胡文在一个市里面,不同的是李丹在市区,胡文在下边农村。
胡文走了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而李丹当时找遍了所有能找的人都没打听到他的消息梅石楠。
02
胡文眼神里有一丝躲闪,又有些歉意,他声音有些嘶哑。
“你怎么在这?”
李丹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从头发,眼睛到唇边的胡渣,泪水无声的从她眼眶里滑落出来。
以前只要李丹一哭,胡文就会跑过去紧紧的抱着她。而现在他正努力的压抑着自己跑出去的冲动。
好半天,李丹才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微笑着说。
“有个朋友住在这附近,我在等她。”
胡文看着她脸上伪装的微笑,心口不由痛了起来,紧握着拳头。
“你...还好吗?”
李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有些凄厉的笑了一下。
“听说...你结婚了?”
胡文感觉有什么东西猛的撞击了一下他的胸口,他有些不敢直视她灼热的目光。
“嗯。你呢?”
李丹微笑着,泪水又流了下来地仙演义,她就站着他俩米之外,怔怔看着他。
晚风吹起了她的短发还有白色的裙角。
“还没有。”
空气似乎安静了下来,只有呼呼的风声穿过树叶。
许久,李丹蹲了下来,把手里的小麦放到了地上。
她温柔的抚摸着它的棕色的毛发,还是习惯性的说道。
“乖,去爸爸...那里。”
说完,李丹转过身,用手紧紧的捂住嘴巴。
小麦朝着李丹的背影一直狂吠,胡文再也没忍住,他冲了过去,从背后紧紧的抱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有些语无伦次,只知道一个劲的道歉。
李丹感觉到他的体温,也终于哭出了声。
晚风吹起几片枯黄的叶子,在半空中打了几个转又掉落在了地上。
李丹轻轻用手掰开了他环绕在腰间的手。
“好啦汪汪快乐颂,我该回去了。”
胡文突然想到那首《十年》,他讪讪的松开了手,看着她穿过黄晕的街道。
正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他突然听见李丹的声音。
“我手机还是原来的号码。”
他看着她,还像之前约会那样,跳的好高向他挥着手。
03
胡文迷迷糊糊的回到家里,妻子张樱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如往常,沙发旁放着帮他找好了的衣服,地板光洁,茶几上的物品也整齐的摆放着。
胡文看着妻子恬静的脸颊,突然又想起了李丹,不由叹了口气。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年了,张樱是小时候家里给他订的娃娃亲。
据说以前俩家关系不错,胡文他爸年轻的时候还救过张樱他爸一次,俩家便订了个娃娃亲。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
后来,等他们长大了,时代也变化了。
俩家人觉得草草定下亲事也有些不妥。
于是,在胡文和张樱大一的时候,家里人问了问他们自己的意愿,如果觉得合适就把婚事订了下来。
胡文没有拒绝,张樱也害羞的低下了头吴岱豪。于是俩家人决定等他们毕业后就把婚事给办了。
胡文没敢把这些告诉李丹,他一直在想找个机会跟家里人说清楚。
可是在他说清楚之前,他爸先病倒了,脑充血。
他爸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紧握着胡文的手嘱咐说把亲事办了。
胡文坐在一旁,脸色乌青,没有回话。
他妈妈哭着抱着他。
“你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你就趁他还在就把亲事办了吧。”
胡文看着泪流满面的双亲,咬着牙点了点头高长胜。
时间越来越晚,胡文看了眼手机,已经凌晨十二点半了。
他正准备弯下身去把张樱抱到床上去,沙发下几张白色的症断书出现在他眼前。
张樱是市医院一名乳腺外科医院张发宗,有时候太忙相公十四,就不小心把一些化验单,诊断书带回家。
胡文好奇的捡起来,看着手里的第一张。
“什么...”
他脸上苍白,医药耗材眼睛死死的盯着诊断书上的内容。

未完待续

浪小妞:一个行走江湖,放荡不羁的天蝎姑娘,写得一手好文,开得一手好车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