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加盟农村老汉囚禁女孩10年,只给吃不给穿,竟然是因为.....-那些年的老歌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3日 阅读:26 次

农村老汉囚禁女孩10年,只给吃不给穿,竟然是因为.....-那些年的老歌
南海市。
这是一个南方省的临海城市,气候宜人,四季如春。加之又有阳光、海滩的吸引,每年过来南海市的游客络绎不绝,也给这个发达繁华的城市注入了新鲜的活力。“南海,三年没来了,变化还真是大,差点认不出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站在南海市繁华的市中心街头,看着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人流,禁不住开口感慨了声。这个年轻男子脸型硬朗,棱角分明,给人一种刚硬而又俊朗之意,兴许是多年未见阳光之故耿萨,他的脸色显得有点苍白,可依旧是未能遮掩得住他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至刚至阳的男性气息。站在这街头,他的神情显得有点落拓,袁洁仪嘴角边带着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懒散笑意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在嘲讽着这芸芸众生。街头有着不少年轻男女来来往往,一些结伴成群的女孩逛街路过的时候那眼角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朝着这个男子看了过去,也许吸引她们的是这个男人帅到掉渣的模样,或许吸引她们的是这个男人身上那股至刚至阳的气息与他那苍白的脸形成的对比过于强烈……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男人的目光过于不老实,双眼总是朝着她们超短裙下显露而出的雪白美腿看着从而招来她们恼怒的目光示威。总之,一个男人能够招来美女的目光注视总归不算是什么坏事不是王冼平?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刚从天狱里面出来的叶枫。他剪去了一头长发,将那胡子给剃光,只身飞来了南海市。他的行李很简单,唯有一个背包,里面放着的也就是几套换洗的衣服而已。三年前,叶枫曾在南海市居住过一段时间,唯有接到任务的时候他才会离开南海市。他此前在南海市购置了一套三层的小洋楼,因此从天狱出来后决心不再重返军中的他便是来到了南海市。他想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至于此前那些所谓的责任与使命全都被他抛诸脑后,一概不理。三年没有回过南海市了,因此刚下飞机后叶枫来到了这条繁华的街头逛了一会儿,他买了份报纸,随后拦下辆出租车,给出租车司机报了地址后便是看着手中的报纸。海府路,清水街。出租车驶入了清水街区,这条街的两侧还有着一些居民楼,这一带还未拆迁,因此这些楼房是这些居民自己盖起来的。而叶枫在南海市的一套三层小洋楼就坐落在清水街区,自带一个前院花园,而后院的花园当初叶枫直接找人过来造成了一个小型的游泳池。如今三年未归,那游泳池的池水想必是浑浊不堪了吧?叶枫付了车费后走下了车,他凭着以往的记忆走到了一栋三层小洋楼前,而后他愣住了。小洋楼前面的铁栅门没变,可是前院却是打扫得很干净,没有丝毫凌乱的样子。叶枫还记得前院那两株桃树如今长得极为的茂盛,还有那盆栽也修剪得很美观,这根本不像是一栋三年来从未有人居住过的房子的模样。倘若真的是一栋三年来为荒芜的房子,那么不说别的,这前院肯定是杂草众生、枯枝败叶一地,可现在这前院显得非常的干净整齐。叶枫就纳闷了,难不成这房子里面住人了?他看了眼门牌号,清水街区第16号,没错啊,就是这间房子的嘛!姑且不管这房子是有人居住还是说旁边的街坊邻居好心来帮忙打扫,叶枫都要进去里面看看。叶枫推了下铁栅门,铁栅门已经锁上,不过如此高度的铁栅门自然是困不住他。眼看着四周正好没人,叶枫猛地一个纵身,整个人犹如那猿猴般顺着铁栅门爬了上去,而后一个凌空翻身直接进入了院子里面。双足平稳的落地后叶枫吹了声洒脱的口哨,而后直接朝前走了过去。来到了小洋楼的防盗门前,这三年来这门口的钥匙已经不知道丢哪儿了。其实就算是原有的钥匙还保留着也打不开门口,因为他已经发现这栋小洋楼的防盗门居然被换过了。“他娘的,难不成我这房子遭贼了?这门口居然都焕然一新了!”叶枫嘀咕了声,他将背包拿下,从里面将一些小工具取了出来,主要还是小铁丝。回来之前叶枫已经是做好了准备,既然没了钥匙那么要想进入房子内当然要想办法把防盗门锁头给撬开。因此他特地准备了这根小铁丝。干过特工,当过侦察兵,更是身为华夏最强战兵的他,倘若连个防盗门都打不开那么也太不像样了。叶枫将小铁丝伸入了防盗门的门锁缝隙内,他仔细聆听着,手中的铁丝在轻轻地撬动着,最终他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叮”的声音,他当即猛地用力推了门口,只听见“砰!”的一声,这防盗门还真的是被他直接推来了。“看来这技术还未生疏。”叶枫淡然一笑,拎起背包直接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进去。刚走进去,一股清幽淡雅的香味扑鼻而来,倘若真是荒芜三年的房子,扑面而来的应该是一股霉臭味才对吧?居然还有这清香得宛如处子幽香的香味?再看看这楼房大厅的格局,叶枫都差点不认识了。一套舒适而又豪华的真皮沙发福山芳树,前面的墙壁内镶着一个超大的液晶屏幕的电视机,地板很是干净,纤尘不染,墙壁上挂着一些小有情调的油画。一瞬间叶枫都要有种是不是自己走错房间的感觉。他来到了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发觉好像坐在了什么东西上,他本能的顺手从屁股底下一拿,竟是看到他手中拿着的是一个紫色蕾丝边的内衣!而且,还是一个大型号的性感内衣!再看看沙发,上面散落着一些关于时尚、饮食、电影方面的书籍,还有好几个毛绒玩具,更重要的,居然还有着两三件极度性感的丁字裤随意的散落在了沙发上!咕噜~咕噜~叶枫居然开始有了咽口水的冲动,开什么玩笑,关在天狱三年别说女人就连头母猪都没见到过,而今看着如此性感的女性贴身衣物能不兽血沸腾吗?咚咚咚——楼梯口传来了有人走动的脚步声。叶枫立即回头朝着楼梯口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一道妙曼婀娜,那曲线无限美好的倩影揉着一双惺忪的睡眼朝着楼下走来。之所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有着无限美好的身材曲线,那是因为对方居然直接穿着三点一式的内衣走了下来,根本没有丝毫的顾忌。而且,叶枫也看出来了,这还是一个美女,百分百的美女!
蓝透透有个习惯,那就是每次行动过后她都会睡上一整天,直到下午才会醒来。然而这个习惯在今天却是被打破了,这才中午时分她便是揉着惺忪的睡眼朝着楼下走来。她是正睡得香的时候被一声突如其来的砰然之声惊醒了,她暗自想着该不会是自己辛辛苦苦花费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前前后后的忙着才弄了回来的清朝青花瓷摔碎了吧?那么可要心疼死人了何孝钰!还是说昨晚上弄回来的那个翡翠玉佛砸地上了?心想着,蓝透透便是走了下来了。她半梦半醒般的揉着惺忪的睡眼,一头柔顺的秀发如瀑般的垂落而下,睡眼迷蒙中却是显得娇慵诱人,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瓜子脸雪白绝美,眉不点而翠,唇不染而红,鼻若悬胆,简直是精雕细琢而成的美人坯子!如此一个大美女仅凭一张脸蛋足以让人撸到精尽人亡,更何况她此刻穿着性感的三点一式便走了下来。高挑的身段,妙曼的身姿,雪白的肌肤,这一切都足以让人为之头晕目眩,更别说那双修长美腿摆动间摇曳而出的万千风情,那足以晃瞎人的双眼猎香神诀。“咦?怎么会有个人?幻觉?”蓝透透呢喃自语的说了声,而后她使劲的揉了揉双眼,定眼朝前一看,跃入眼帘的居然是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手中还拿着她昨天刚换下来还没洗的内衣!“啊——”顿时,一声撕心裂肺惨绝人寰般的惊叫声冲天而起。蓝透透整个人顿时石化木然,她嘟了嘟嘴,只觉得自己委屈透了新月帝国,这什么人啊,这样的情况下应该是自己开口惊叫才对吧?居然被这个家伙捷足先登的张口大叫起来了?搞得好像受惊吓的是他一样,这什么世道啊?还有没有天理?对了,这家伙是谁?怎么进来的?难道是同行?蓝透透脑海中闪过了千百个问号。刚才叶枫的确是惊呼出口,不是因为惊吓,而是因为激动!天狱三年,他连头母猪都见不到王树熹,而今却是看到了如此一个穿着三点一式极度性感与美丽的女人,他有什么理由不激动的大叫一声呢?“你、你是谁?你竟敢私闯民宅?你太不像话了,再不连爬带滚的给姑奶奶我滚出去,那么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蓝透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刚才她还真的是被这个家伙那声仿佛遭人非礼般的惊叫声给吓到了。“这是你的衣物?”叶枫微微一笑,扬了扬手中依然拿着那件紫色的贴身衣物。蓝透透一看,心中的气简直是不打一处来,见过无耻的还真的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居然好意思拿着女孩子的贴身衣物在哪儿显摆招摇着张苏泉,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变态狂吧?想到这蓝透透柳眉一颦,一双妩媚而又撩人的秋水美眸泛起了一丝的寒意。如果换做是别的女孩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一个极有可能是变态狂的陌生男子早就害怕得不行了,然而蓝透透并不怕,她对自己有信心,因此显得有恃无恐。“上面还散发着一股清雅的香味,噢,还有一丝的汗味,这大热天的难免会出点汗。也就是说,这是你刚换下来的?”叶枫厚颜无耻的把鼻子凑过去闻嗅了一下,便是笑着说道。“无耻!你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就算不是从神经病院跑出来的,姑奶奶今天也非要把你揍成个神经病!私闯民宅不说,居然还要调戏良家少女,简直是罪加一等!”蓝透透简直是要气爆了,直接开口冷冷的说道。“私闯民宅?这里好像是海府路清水街区16号对不对?”叶枫淡然一笑,好整以暇的问道。“没错位面娱乐大亨!”蓝透透开口说着,她直接朝着叶枫走了过去。饶是她此刻全身上下仅仅是三点一式的贴身衣物包裹着她那肤若凝脂般雪白的妙曼娇躯,可她一点儿都不在乎,她有着如此傲人的身段又不是拿不出手,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被这个变态狂看了占便宜?那也没什么关系,一会儿直接把他的双眼给挖了出来,那么现在就算是给他看一点儿又何妨?叶枫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被关押进入天狱之前叶枫堪称是一个风流而不下流的家伙,对于各色女人的身体颇有研究。因此,他只需看一眼便是看出了眼前这个美女的三围:90—61—91这无疑是一个女人最为自傲与完美的身段,再加上她那张精致中又带着一丝狐媚之意的瓜子脸,这个女人称之为绝色尤物也不为过。“你这是要准备动粗吗?”叶枫也站了起来,手中拿着的紫色蕾丝轻轻地转动着,如此一来那转动后产生的风可以将这件贴身衣物上沾染着的体香味道送入他的鼻端。这样的行径自然是很猥琐与无耻,可考虑到这家伙关押在天狱三年不曾见过女色那么倒也是可以理解。“你怕了?既然如此那么给你一个选择,给我跪下来磕头,然后滚出去;要么就是直接被我轰出去!”蓝透透展演笑着,还真的是很美,而且她还有着一个稍微的挺胸动作医药加盟,如此一来那片饱满更加的震撼眼球。蓝透透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她懂得如何利用男人的劣根性与弱点。她刻意的展演微笑,挺胸收腹,她不信眼前这个变态狂在她如此性感迷人的风情面前不会神思恍然为之迷醉,待到这个家伙色迷迷的开始神魂颠倒的时候她将会发动雷霆一击,把这个家伙给撂倒了再说。然而让她感到出乎意料的是,她赫然发觉叶枫双眼虽说微微眯起肆无忌惮的盯着她那片怒挺高涨几欲喷薄而出的饱满,可是他的身上确实给蓝透透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秦长歌,甚至凭着第六感,她觉得眼前这个男子有点危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个家伙不过是个神经病变态狂罢了!蓝透透心中满是疑惑之色。“再动手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理清楚,究竟谁才是这间房子的主人。究竟谁才是私闯民宅的家伙。”叶枫微微一笑,不疾不徐的说道黑色神幻。蓝透透闻言后脸色微微一变,一颗芳心开始往下沉,她突然间意识到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蓝透透那双狭长而又妩媚的美眸盯着叶枫看着,她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来叶枫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那么刚才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说出来故意唬人的?想要黑吃黑?也不看看我是做什么的,居然想要黑吃黑!蓝透透心想着,当即她冷哼了声,说道:“我就是这间房间的主人!我在这里住了三年,这街坊邻居的谁不认识我啊?”“正好,我也离开了三年。”叶枫微微一笑。“我才不管你离开了多少年呢,你凭什么认定我不是这间房子的主人?”蓝透透眉头一扬,开口问道。“因为你还没嫁给我。”“啊?!”“如果你嫁给我了,我并不介意在房产证上再加上你的名字,那么到时候你也算得上是这间房子的主人了。”叶枫耸了耸肩逃婚妖娆妻,好整以暇的说道。“你这是在调戏我吗?看我不收拾你!”蓝透透恼羞的哼了声,她猛地一动,一阵体香味先是扑鼻而来,随后她一只修长光滑的美腿直接横扫向了叶枫。叶枫双眼微微一眯,这骤然出击的身法以及横扫而出的右腿彼此间配合得极为完美,换做寻常人兴许还真的是会被蓝透透这一腿给横扫而出中了。可蓝透透想要凭着这一腿就把叶枫给撂倒这根本不可能异界大巫。叶枫要破解这一腿的方法多如牛毛,不过他并没有出手,而是朝着右侧稍稍一个退步,整个身体更是朝后收缩。嗖!蓝透透的这一腿刚好从叶枫的胸前横扫而过,倘若刚才叶枫躲避得慢一点那么还真的是被横扫而中了。因此看上去叶枫就像是走了狗屎运刚好避过了蓝透透的这一腿般。“鸳鸯连环步?没想到这个美女倒也是练过武啊。下一招应该是左腿上撩了吧?”叶枫心中暗自想着。果然,下一刻蓝透透娇叱了声,整个人再度欺身而上,左腿一脚上撩叶枫的脸面。“右脚支撑,左腿蓄势,身体弹空而起,左右双腿连环踢!修炼到最强者,可以连环踢出十二腿,不知道这个美女能够连环踢出几腿……”叶枫身体朝后一仰,脸面一侧,先是避开了蓝透透这上撩的一腿,心中已经是在判断着蓝透透下一招的攻击。果然,一切犹如叶枫所预计的那样,蓝透透整个人的身体当真是一跃而起,身体腾空的她体态显得异常的轻盈,而她的双腿已经是朝着叶枫一番连环踢动!一腿,二腿……八腿!蓝透透那一瞬间连连踢出去了八腿,不过全都被叶枫单手直接格挡了下来。叶枫此前未曾出手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诱使蓝透透使出这一招,如此一来蓝透透身体腾空之下双腿连环踢动,正好给叶枫一睹其双腿间半遮半掩的美妙春光。要知道蓝透透穿着的可是极度性感的三点一式啊,不说别的,就在她动手的时候胸前那片高耸柔软一阵的剧烈颤动,堪称是真正意义上的惊涛骇浪,那一阵阵扑卷而来雪白浪涛足以让人神魂目眩。而在她身体稍微腾空连环踢腿的时候,一双雪白诱人的修长美腿交替呈现,隐约间都可以看得到她底裤的底部,凭着叶枫的眼力似乎是看到了几根黑丝。“美女,你的鸳鸯连环腿倒也是有点火候。但你觉得有必要继续战吗金敏书?如果我可以无耻一点那么完全可以贴身过去把你的贴身衣物直接扯下来……我倒是很想试一试了,如果你还要再打的话?”叶枫看着蓝透透,笑眯眯的说道。“你——”蓝透透一张精致美丽的俏脸也不知道因为叶枫这句话还是因为刚才的连续出腿之下而微微涨红起来,她恼怒的瞪着叶枫,她发觉这个家伙真的不是一般的无耻,而是非常的无耻,无耻到足以天打雷劈了!“你刚才说你在这里住了三年?那么你应该翻找得出来三楼第二个房间的柜子第三个抽屉里面有一张房产证,房产证上的名字写的是叶枫。”叶枫微微一笑,随后一副很是绅士的口吻说道,“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姓叶单名一个枫字,叶枫,枫叶的叶,枫叶的枫风云之邪剑。”蓝透透目瞪口呆,说起来她的确并非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她是偷偷地住进来的。蓝透透其实是一个女飞贼,一个手段极为高超而且一出手从未落空过的女飞贼。三年前的一个夜晚,她行动的时候惊动到了对方的高手,她一路潜逃。潜逃路过这间房子的时候看着整个三层楼都是漆黑一片,她灵犀一动,便是翻身跃入了这间房子内,撬开门口后躲入了进去。她潜入这间房子内后居然发觉房间内空无一人!往后的十天,一个月,半年,一年……这间房子都没人过问,也没有主人回来过。因此,渐渐地,蓝透透索性住在了这间房子内。她完全将这当成了是她自己的房子,因此她用心的打扫,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装饰这间房子。她自然也去过任何一间房间,刚才叶枫所说的三楼第二个房间她也进去过。进去后她心知那是一个男人的房间,她猜测这个男人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而一直没有再出现老树皮乐队。三楼那间房间的书桌上有着一张相片,她已经是无数次看过那张相片,经由叶枫这么一说后她猛地发觉叶枫跟那张相片上的人差不多是一模一样,除了肤色。除此之外,她也看到了放在三楼第二间房间的衣柜中的那张房产证,她清晰的记得房产证上写着的名字的确就是叶枫这个人名。这三年来她进入那间房间主要是为了打扫卫生,不至于让那间房间内布满灰尘,她并没有想过要窥视别人的隐私什么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一直都在好奇着的这间房子的主人眼前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可笑的是,自己此前还怒叱对方私闯民宅。“你、你真的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叶枫?”蓝透透疑惑的问着,她又说道,“三楼那间房间的书桌上有张相片,那张相片就是你?可相片中的人皮肤是麦色偏黑的啊,你怎么是个小白脸的样子?”叶枫有点无语,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是一个黑人被关进暗无天日的大牢中不见阳光整整三年,他出来后也像是用漂白粉漂过一样。”“什么?你刚坐牢回来?”蓝透透直接尖叫了起来。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