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物流出差半年回家,却发现娇妻身上吻痕和被扯破的丝袜…-励志名录I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30日 阅读:13 次

出差半年回家,却发现娇妻身上吻痕和被扯破的丝袜…-励志名录I周梁淑怡
简单任务(一)
“唐峰,许强,关智勇你们三人出列。”Z国某山区内一支神秘的部队所在地猿飞菖蒲,此刻战士们正在进行下午的训练,而他们的头,也就是这支部队的最高长官一位身着少将军衔的中年军人站在操场的边缘喊道。
“是。”三声洪亮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操场上响起。随着声落,只见队伍最前面的三个年轻人动作如一的向前迈进一步。
中年人悄声叹了口气道:“回去解除武装来我办公室。”说罢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办公楼。
而三个年轻人相互对望一眼疑惑的朝宿舍走去。
10分钟后,三人洗好了澡穿好了衣服。
“峰哥,你说首长叫咱们干啥?咱啥错误也没犯啊。”说话的这人叫许强,是三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在过2个月刚好22岁,虽然年龄小可身体确是不含糊,190米的身高,110公斤的体重,在三人中绝对是个庞然大物。
“小强,别想那么多,首长叫咱们肯定是有任务给咱们。”关智勇说道。这个关智勇真还挺对得起他的名字,手上工夫没得说,在整个基地里除了唐峰,许强等少数人外还真没什么敌手,而智商方面更是不含糊,至少基地里没人不佩服的。
最辉煌的战绩就是曾经把他们上一任的教官给整了,就在谁都以为这丫要倒霉的时候结果却令众人大跌眼睛,这丫不但没事,相反还因此和上一任教官成了好朋友,可惜上一任教官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救一个战友而光荣了。
唐峰听完两人的话后并没有开口,只是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许强见唐峰没说话,急忙上前和唐峰并排走,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道:“真是奇了怪了,按理说要是有任务要咱执行没必要要首长亲自前来啊,平时都是队长下达任务的。难道这任务很艰巨?那也不对啊,要是真这么严重就不该只叫咱们三个啊。”
嘟囔完后许强扣了扣头便不在去想,他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想不通的就不继续想,按他的话说就是:“咱是笨人,没必要为了想一个自己死也想不通的事而谋杀大量的脑细胞,反正有峰哥和勇哥在,咱不怕吃亏,他们也不会让咱吃亏。”
许强的话引起了唐峰和关智勇的注意,两人皱了皱眉头思考着什么。
基地挺大,不过却只有3栋楼而已,一栋是战士的宿舍楼,一栋是干部的办公兼宿舍楼,还有一栋就是食堂了。其他地方都是训练场所,不论什么训练项目在这里似乎都能找得见。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烈日,唐峰轻轻叹了口气想道:“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当然他这话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这么说了那剩下两人都会胡思乱想的,因为他可是基地里出了名的“神算”。
或许是特异功能吧,他总是能在危险来临之前有些感应,正是这种本能才能使他在大大小小不下50次的任务中安全存活下来,因此他也成为了基地里最受欢迎的人,谁不想执行任务的时候能有个活“雷达”在身边异界玩家啊?何况他比雷达还厉害,雷达至少还有盲区呢。
“报告。”三人站在首长办公室外整了整衣服,齐声喊道。
“进来。”首长那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推开门后,三人走了进去,而首长却站在办公桌旁,原本因该属于首长的座椅上此时赫然坐着一位身披上将军衔的老者。
“蓝鹰部队一大队三小队小队长唐峰前来报道,请首长指示。”三人只是稍稍差异一下便恢复了常态,这就是一个优秀军人的素质。
老将军点点头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那你们想知道我叫你们来是为什么吗?”老将军又问道。
“该知道的首长一定会告诉我们,不该知道的我们也不想知道。”
老将军含笑道:“很好。”
说罢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念道:“唐峰,省A市人1983年11月11日出生。
2000年7月入伍,随后被分配到J省,在与东突份子的战斗中多次立功,其中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3次,先后5次重伤差点死亡。
2003年被选入蓝鹰部队,因为每次任务中杀敌最多,被战友们送了个外号叫“死神”。
在蓝鹰部队4年时间先后执行57次任务,每次都成功,而与你同组的战友很少出现伤亡,因为你有种未卜先知的能力,因此战友们又送你一个外号叫“神算”。
2004年3月在秘密前往国抓补重犯的过程中因表现异常优秀被授予少校军衔,2005年6月前往阿富汗执行任务后被授予中校军衔,同时顶替战死的刘刚成为一大队三小队队长。
特点:表面和气容易被人接受,头脑冷静,极重义气,下手狠,天生的领导者。
擅长:枪类武器,搏击,制定作战计划,有一定的危险预知能力。
父亲唐正国是一个做电子生意的商人。
母亲方岚是省A市副市长。”
说完后老将军抬头看了看唐峰,见他毫无表情的目视前方,仿佛自己所说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般。
满意的点点头后老将军继续道:“许强,HLJ省Q市人。
1985年10月7日出生,2002年入伍,被分配到HLJ某师当兵。
2004年在全国部队比武大赛上获得一名,随后被蓝鹰部队录取。
在蓝鹰部队先后3年间执行任务36次,其中因战友疏忽失败5次。
先后立过一等功1次,三等功2次,因体型关系战友送外号“坦克”。目前是少校军衔。
特点:对自己人脾气好,对外人容易冲动,重义气。
擅长:徒手搏击,刀类武器作战。
父亲许安,HLJ省Q油田一名普通工人,在1996年一次油井事故中丧身。
母亲刘玫开了一家小商店将你养大,三年前因病去世。”
听望老将军的话后许强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任谁都能看得出他眼中的热泪。
“关智勇,省JN人,1983年12月25日出生。
2002年6月毕业与国防科技大学,同年9月做为技术型人材被蓝鹰部队录取。
录取后却对格斗产生浓烈兴趣,随后3年每年都会向领导提出调到作战部队的要求,3年后被调到作战部队。
2年时间执行任务22次,无一失败,先后立过二等功3次,三等功2次。
因头脑好用每次任务都能想出些奇着而被战友们称为“智囊”,目前是中校军衔。
特点:头脑聪明且冷静,及好面子,重义气。
擅长:4国语言,狙击,匕首。
父亲关民,大学物理系教授,国家二等津贴受用者,中科院物理研究院副主任。
母亲乔英大学外语系教授。”
“我说的有错吗?”老将军抬起头看着三人道。
“没有。”
“那么你们考虑好接受我的任务了吗?”老将军又问道。
“只要国家需要,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先别答应的这么爽快,我问你们,如果我是要你们离开部队,听清楚了,不是暂时的离开,而是永远离开,你们还会愿意吗?”老将军面色严肃的问。
一听这话,三人顿时哑了,他们还真没想过自己会离开部队,蓝鹰部队人本来就少,整个基地也只有500人左右,其中还有200人是技术型人材和后勤部,真正战斗人员只有300人,被分成3个大队,每个大队又被分成4个小队,可以说经过几年的相处这区区300人的关系都如亲兄弟般,毕竟他们的友谊是经过铁与血的考验啊。要让他们离开他们还真不舍得。
老将军看着三人的样子,站起身双手背后严肃的道:“你们是什么?”
“是军人。”
“什么部队的军人?”
“Z国最强野战特种大队蓝鹰的战士。”
“那战士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保卫祖国,保卫人民。”
“那么好,眼前就有一个机会给你们,你们是去还是不去?当然北海物流,如果你们怕死的话可以选择不去。”
“不,我们是蓝鹰的兵,是祖国的守护者,我们不怕死,只要是为祖国,为人民,我们坚决完成首长分配给我们的每一项任务,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很好,你们要记住,正如你们所说的,你们是祖国的守护者,为了国家的繁荣昌盛个人荣辱不值得一提,你们去收拾东西吧,半个小时后来这里报道。”
“是。”说罢三人转身走了出去,只是其中以有两人差点流下了热泪。简单任务(二)
“老长,哎,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三个孩子都是我手下最好的兵,说实话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啊。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景少将将手中的烟头狠狠的掐灭缓缓说道。
“小王啊,我知道你的想法,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今z国的黑道太猖獗了,不少黑帮组织都和国外的某些势力有关,要是在不整治的话国将不国啊。”老将军叹了口气。
“可是,可是他们就三个人啊,靠他们三个要想整和整个中国的黑道势力是不是有些太勉为其难了?他们毕竟还年轻啊,我看还不如直接派军队去灭了他们。”少将狠狠的捏了捏拳头。
老将军一副“我很失望”的表情看着少将道:“小王,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做什么都是这么冲动,直接灭了?你知道这会带来多重的后果吗?要真这么做了我们怎么给老百姓交代?现在各国对z国都是虎视耽耽李伟固,这个时候不能出乱啊。”
少将皱了皱眉头,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卤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这也是着急啊,他们可是我最器重的人,尤其是那个唐峰,我可把他当自己亲生儿子看的,就算不能派部队去镇压,那也要多派些人啊,就他们三个顶个屁用啊,工夫在好也架不住人多啊,百八十个拿刀的或许他们能跑掉,可要是百八十个拿枪的人也要完蛋。”
“知道我为什么会选重他们吗?”老将军别有深意的问道。
少将摇了摇头。
“他们三个都不是简单人啊,尤其是那个唐峰。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那要是三个诸葛亮呢?他们是聪明人,你放心,我有预感,他们能成功。”老将军坚定的说道。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29分5o秒的时候“报告”声响起在办公室的门外。
“进来吧。”少将一时间话。
“报告长,一大队三小队”
“行了,你们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将证件,配枪交出来吧。”老将军打断三人的话说道。
三人缓缓的将自己的军官证,配枪以及肩章放到桌面上,除了唐峰外其他两人只感到鼻子酸,他们的手始终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肩章,那是他们曾今荣誉的象征。
“好了,我们走吧。”说完后老将军率先走出门去,三人看了看少将同时敬了个军礼。
悄悄抹了抹眼泪少将装做若无其事的吼道:“真jB操蛋这房子里杂也有风呢?你们三个还站着干啥?滚,滚,滚,你们已经不是我的兵了,还赖在我这干啥?赶紧滚蛋。”说完后转过身去不愿在看三人。
待三人下楼后,少将站在窗口自语道:“你们都是老子的兵,谁要给老子丢了人看老子不废了你,哎,多好的苗子啊,上面也不知道杂想的真是浪费人材。”
4个小时后,三人随老将军及老将军的警卫员上了军用直升机。
老将军看了看三人,奇怪的问道:“唐峰,许强和关智勇前面都一副伤心欲决的样子,怎么你看上去一点反映都没有呢?”
“伤心,伤的是心而不是脸,在说也没什么好伤心的,我想通了,只要是为国家办事到那里都一样,只是我们习惯了部队生活,他们还有些不适应这么突然的离开,请您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保证我们将以最良好的状态来执行国家给我们的任务,能为国家办事是我们的光荣。”唐峰严正的答道。
“好,好样的,不亏是小王最看重的人,你们先休息一下吧,等到了Bj我在告诉你们具体任务。”老将军说完后便开始了闭目养神。
而唐峰三人此时的心情却各不相同,在唐峰看来到那里都无所谓,这么多年他习惯了战场上的撕杀,他想要的是刺激,而这次任务这么神秘,甚至到现在自己三人都不知道一丁点关于任务的事情,这使他的好胜心油然而升,况且和自己最好的两个兄弟在一起到那里他都无所谓。
许强的想法最简单,虽然对部队的一切都是那么不舍得,但是也仅仅是不舍得,只要能和峰哥在一起到那里对他来说都一样,自从妈妈走后他就没有了亲人,而峰哥和勇哥不论是在任务中还是在生活中都无微不至的关怀着他,他虽然笨,但并不傻,早在2年前和唐峰一起执行任务时唐峰为救他而中了一枪后他便认定了唐峰。
最不正常的因该算是关智勇了,他此刻在想当任务执行完后他们该去干什么?老将军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他们是不可能在回到部队了,可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自己还好说,除了手上工夫外还是个技术人材,到那里都不怕饿死,而唐峰许强两人该怎么办呢?难道要让他们像无数退伍特种兵一样因为除了战斗什么都不会而去给那些有钱人当保镖吗?不,绝对不行,他不允许自己的兄弟过这样送死你去,享福我来的生活。
想到这里,三人同时抬起头,轻轻一笑,没有一句话,所有的言语都包含在这一笑中,真正的兄弟之间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往往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让对方明白,接下来三只有力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天鹰,一只充满传奇的部队,与m国的级特警队,y国的皇家战队被称为世界最强的三支单兵作战部队,董湘昆这三支部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能以一敌十的好手,普通的武警和他们比起来就好象儿童与成人的差距一般。
其中最神秘的非天鹰莫数,天鹰成立与抗战时期,最早是一个民间组织,随着全国解放叶辰良,原本应该顺势解散的天鹰却被收编,并有了自己独立的番号,也就是从那时起,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部队日蚀号,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它的所在地。
自从它成立开始,传奇就未曾间断过,久而久之一直到现在,凡是国家解决不了或是不好解决的事情总会找他们出面,无形中这支部队扮演了国家守护者的角色。
因为对成员要求相当高,所以也注定了天鹰的人数很少,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能进天鹰的绝对都是强人。而现在,天鹰中的佼佼者带着他的两个伙伴又将会创造怎样一段传奇呢?简单任务(三)
2oo7年6月2o日,这一天是三人永生难忘的一天,从这一天开始他们从以保卫祖国为己任的军人变成了人们眼中的败类,流氓。
Bj某别墅里。
“你们三个听明白了吗?”老将军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看着眼前站得笔直的三人问道。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唐峰开口道:“报告长,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不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老将军摆摆手道:“别在叫我长了,这里没外人叫我张爷爷吧。”顿了顿又说:“你们的任务很艰巨啊,国家需要你们将整个z国地下势力统一在一起,建立一套完整的地下势力法则,使其不在危害国家,危害社会。以后有什么国家不好出面解决的事情也将由你们负责。”
三人听了大惊,开玩笑,靠我们三个统一z国黑道?说笑呢吧?要是这么好干的话也轮不到我们了。
不待三人说话张将军又说:“我知道你们觉得有些难办,但你们要记住你们是军人,是z国最优秀的军人,难道你们还会被一点点小小的困难难倒吗?我只想知道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人同时立正大声喊道只是似乎底气并不是很足。“不过”
张将军看着唐峰问:“不过什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是,我想知道国家会不会给予我们帮助?”唐峰双眼直视着张将军道。这可是关键问题啊,要是没有国家的帮助要想建立自己的势力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更别提统一z国黑道了。
“你们想要什么帮助?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国家不会给予你们太多的帮助,因为你们三个的行动是绝对保密的,除了你们三个和我还有小王外就只有一个人知道了,如果给予你们太多帮助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们是国家派来的吗?”看了看三人脸上的表情,张将军又说:“不过在某些方面还是可以给你们一些帮助的,比如说你们在抢占地盘的时候不小心砍死些小混混啊,或者是在不危害群众,不危害国家的情况下做出一些比较过分的事情,国家是不会为难你们的徐粲然。”
听了张将军后面的话三人顿时感觉一松,也不像先前那么紧张了,他们不是怕混黑道,而是怕畏手畏脚,那样这个任务可就一点完成的可能性都没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政府这“准杀令”他们还用怕吗?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杀人,这看似可有可无的帮助却是三人最需要的。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张将军喝了口水淡淡的道。
“报告张爷爷,没有了,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但不知我们要先从那里开始?”说话的依旧是唐峰。
“这个这个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不管你们从那里下手,我要的只是结果,还有,当你们走出这个门后,你们就是三个通缉犯,一会我会叫人把资料给你们,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将上面的东西全给我弄明白了,三天后我会叫人以杀人罪入狱,你们毕竟在部队生活了多年,没有一点黑社会的样子,送你们进监狱只是想让你们在监狱中从那些重犯身上了解一下黑社会,像他们多学习学习。”张将军说完在也不看三人冰帝校园行,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临时宿舍中,三人将手中的资料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
“峰哥,你,你觉得咱能成吗?”许强小声的问道。
唐峰看了许强一眼说:“有什么不行的?别忘了咱是干什么的,咱们怕过什么?没有,在咱们的字典里没有困难,没有难题。”
关智勇揉了揉双眼说:“峰哥,资料很详细,从资料上看z国现在最大的4个帮派一个是雄距东北的狼社,一个是上海的洪帮,还有就是云南的黑虎会和香港的红星社,这4个帮派都是势力庞大不容易惹的主,直系小弟都有上万人,加上外围小弟有十万人之众,其中以上海的洪帮实力最强,这个帮派是个老帮派,以毒品为主,其他生意也有些不过并不是很多,他们老大叫田雄,外号雄一刀,道上的人都叫他雄爷,擅长用刀,今年56岁。其次是东北的狼社,这个帮派主要以军火为主,全国黑道8o%的军火出自他们之手,据说他们和俄罗斯黑帮关系不浅许和琪,帮主和你一个姓,叫唐越,今年55岁是个厉害角色,当年一个人将整个东北黑道统一,道上的人都称他唐爷,很受人们尊敬,威望比田雄还要高。”
关智勇说道这里唐峰道:“这个唐越擅长什么?”
关智勇严肃的道:“根据资料上的情况来看,这个人貌似什么武器都用的很好,没什么特别的优点也没什么特别的缺点,非要说优点的话,那么就是狠,这个人当初曾今一人砍翻二十四个小混混,砍翻后将那些人全部碎尸,连5厘米以上的肉块都没有。”
听完关智勇的许强竟然流露出一丝恐惧的神情,而唐峰虽然表面平静但心中却也是骇然的紧,原以为自己已经够狠了,可跟这个唐越比起己以往引以为傲的战绩倒是善良之举了。
稳了稳情绪,唐峰说:“小勇,你继续。”
关智勇点点头继续说道:“排行三的是香港的红星社,这个社团主要靠走私为主,老大叫陈浩南,为人极将义气,是无数小混混的崇拜对象,这个人还算比较爱国,虽说是黑社会但也没做过什么十分过分的事,此人十分擅长拉拢人心,这也是他以28岁的年纪就能当上老大的关键所在,这个人擅长徒手搏斗,按资料上所说的情况来看,这个人的搏斗技巧不下与峰哥,甚至,甚至有可能比峰哥还要厉害。最末的就是云南的黑虎会,资料显示这个帮会和日本樱花社关系不一般,生意以黄,赌,毒为主,虽然表面实力最弱,但有心人都知道这只是黑虎会比较会隐藏罢了。”
说完后关智勇抬起头看了看二人,接着道:“除了这些帮会外还有一些帮会实力也不弱毫米波治疗仪,只是和这4个帮会比不在一个档次罢了,大部分都依附这些大帮会。要不是今天看了这份资料,打死我也不会相信z国暗地里竟然这么乱,张将军说的对,这些地下势力是要好好的整合整合了,要不怕是不用别的国家来咱z国也要四分五裂了。”
唐峰点了点头道:“是啊,这次的任务真的很艰巨啊。小勇,资料上有没有写这4个帮会之见的关系如何?”
关智勇笑了笑说:“说来也奇怪,这四个帮会之见都互相牵制着,除了黑虎会外其他三个帮会关系还算良好,而这个黑虎会却与洪帮和红星社关系都很紧张,两个帮会先后3次联合起来想要灭了黑虎会,但一直没能成功,直到现在z国黑道还是四足鼎立的局势。”
“那依你看我们要从那里下手?”唐峰又问道。
关智勇像是早知道唐峰会这样问一般,清了清喉咙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西北展的好,西北目前是最乱的地方,大大小小帮派数百个,却没有一个帮派能将其统一起来。西北比较穷,交通也不方便,在加上西北民族众多,各民族的生活习惯不一样不好管理,也没什么油水,所以到目前为止四大帮会并没有将触手伸到西北。”
唐峰思考了一会说:“那我们就先从西北开始,乱有乱的好处,乱了也就没人会注意到我们,我们也能更容易的展势力。”说完后转头将还在愣神的许强拍了一下道:“小强,我们先去西北展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什么?哦,好,我,我随便,峰哥和勇哥决定就行了,我是个粗人。”许强缓过神来随意的说道。监狱生活(一)
三天后,唐峰三人被大张旗鼓的送往了地处东北某地的监狱,这个监狱分内外两层,内层关押的都是一些重犯,一般杀一两个人的杀人犯连这里的门都没资格进。
同时,全国各大报社,电视台同时报道一条新闻:“中国某部队高级军官唐峰,关智勇,许强三人涉嫌酒后杀害5名日本商人被判终身监禁”
报道上说的没错,我们三个是杀了5个rB人,只不过这几个rB杂碎都是间谍,反正要找个借口进监狱,不如在最后为国做些贡献。
当押送三人的军车驶进监狱那一刻唐峰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谁能想到几天前还是大家口中的英雄此刻却以锒铛入狱?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好心情,此刻的他对未来的黑道生活充满了向往。
“95441,95442,95443,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事可以叫我,记住在牢房里不准惹事。”年轻的狱警说完后便转身关上门走了出去。
见狱警走了,原本安静的犯人顿时喧哗起来。其中一个满身横肉,身上还纹了条下山虎的恶汉走上前拍了拍唐峰的肩膀道:“小子,犯的啥事?”
唐峰环顾了一圈牢房,这个牢房面积挺大,大概有5o平米左右,两边摆满了床铺,粗略扫了一眼有2o张,也就是这个宿舍里住了4o人。
观察完环境,唐峰将目光锁定在眼前这个恶汉身上,5秒后冷声道:“杀人。”
说罢三人走到自己的床铺边,自顾自的闭目养神。
恶汉被下了面子,心中十分不爽,怎么说他也是这间牢房的“老大”,被这么个“新人”下了面子这叫他以后怎么混?朝周围的犯人打了个眼色,恶汉走到唐峰的床边将一只脚踩在床铺上,用手支着下巴,而那些恶汉的手下也慢慢将三人的床铺包围起来。只有3个鼻青脸肿的瘦弱青年依旧蹲在角落里。
“小子卡客风暴,你*以为你是谁啊?操你个妈的,这里老子才是老大,别在我面前给我装逼,你以为自己是个杀人犯就很牛逼了是不?老子告诉你,这牢房里个个都是杀人犯,瞧见那边蹲着的那几个没?他们刚开始和你们一样,但现在是啥结果?每天让老子当靶子练。”说完还指了指角落里的三个青年,而那三个青年见恶汉朝他们看来,吓的缩了缩身子,显然是被打怕了。
唐峰怕吗?当然不,只见唐峰皱了皱眉头轻声道:“给你三秒钟拿开你的脚,一,二,三”声音刚落一拳已经轰在恶汉那有些吓人的脸上。
“啊”被唐峰打中的恶汉双手捂住脸哀号着,有些黑的血水从指缝留了出来,周围的人被这一拳吓傻了,这恶汉可是监狱里的一霸,不但实力强横,和监狱里很多狱警也都是称兄道弟,打死他们也想不到平时耀武扬威的恶汉竟然被一个看似普通的人一拳打倒在地。
许强和关智勇见唐峰动了手,连忙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犯人们,仿佛在他们眼中这些被经常曾今在外面呼风唤雨的人物都如羔羊一般。
说来这恶汉也不简单,硬挨了唐峰一拳而且还是在最脆弱的地方竟然还能挣扎着站起来,虽说唐峰只用了七分力,可这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住的,要是一般人别说是站起来了,估计就直接见上帝了。
“个把子的,敢偷袭老子,你们给我上,凑死这几个小B样的,妈个B的,老子今天搞死你们。”说完后带头冲向三人。
十分钟后,战斗停止了,而还能站着的却只有唐峰三人,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三十多个壮汉,唐峰也有些哑然,总体来说这些人都不错,其中好几个甚至比一般的特种兵还要厉害几分,只是他们运气不好,遇见的是唐峰三人。
地上的人看着唐峰三人眼中都流露出恐惧的神情,这还是人吗?他们自己的实力如何他们十分清楚,竟然被三个人这么轻易的就摆平了。
从这天开始,唐峰三人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个牢房的老大,也从这些人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如最简单的抽烟、喝酒、说粗话。原本监狱里是不准喝酒的,可那恶汉却实有些本事,竟然每隔2天就能搞到一,两瓶酒,虽然只是普通的二锅头却也让这些重犯们高兴不已,要知道这些个人进来前那个不是每日无酒不欢的主。
当然,唐峰也对这些人有了一定的了解,令他惊讶的是这三十多个人竟然有一大半进来前是黑社会份子,而且似乎地位还不低,其中唐峰最为在意的就是那个恶汉和那几个身手不错的家伙,而那三个每日被欺负的小青年自从唐峰当上老大后在也没有没欺负过,搞的三个小伙子现在对唐峰比亲爹还亲。
恶汉名叫王胜,以前在外面混的时候有个外号叫“虎王”,还是个不小的帮派老大,因为自己兄弟被杀女人被另一个帮派老大强奸,一口气屠杀三十多人,本来是因该被判死刑的,可这家伙家底不少,在“捐献”了所有家底后被改判了无期。对这个人唐峰很欣赏,虽然刚来时生了些不愉快,但几天的相处下来唐峰现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试问一个如此重情重义的人在坏又能坏到那去呢?这一点唐峰觉得和自己很像,虽然自己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但如果这样的事生在自己身上,他相信他也会像王胜一样。虽然说话、办事比较粗俗,但他是黑社会,黑社会就因该是这样。
其他的人中有4个竟然曾今也是特种兵,分别是“炮手”姜超老婆,“铁人”,“钢牙”,“野狼”。这四人当年从特种部队退役后国家给的那点钱早早便花光,四人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无奈之下只得去给人当保镖,在一次雇主被人袭击时,四人为了保护雇主而杀了8个人,因他们是防卫过当被判了5年,明年就可以出去了。或许因为曾今是同行吧,唐峰三人对这四人都很欣赏,而唐峰却心中早有打算,等这四人出去后他就要将这四人收为己用。
“老虎,我觉得不对啊,按理说你个人实力是比炮手他们强,但是要是他们四个打你一个你没可能会赢啊,怎么还能让他们当你的小弟呢?”许强问出了心中存在许久的疑问。
“呵,呵呵,说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他们四个来的时候我都已经在里面蹲了3年了,这的人早就被我收复了,他们四个刚来时和你们的情况差不多,老子不是他们四的对手,可他们也没你们这么变态啊,我让小弟们一哄而上就把他们给打趴下了。”老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
“哈哈,操疗养院直播间,你这个老小子就会人多欺负人少,妈的,还他妈曾今当过老大呢,就着德性?你那些小弟们也服?”许强的改造最为成功,短短几天已经颇具匪气,现在十足的像个黑社会份子。
“操蛋,你说啥呢?老子是黑社会,黑社会不用装B,打的赢老子就打,打不赢老子就群起而攻之,只要能赢那就是行了。”老虎似乎还有些得意的说道。
Tag:
相关文章